成也性格败也性格,读《史记之项羽本纪》

  秦朝末年,陈胜吴广举首义之后,天下“豪杰并起”,这时候可谓是时势造英雄,但实际上,最终获得天下的只会是那个最适合的人。而项羽,很可惜,它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。

  《项羽本纪》开头即讲到项羽年少的时候读书和学剑均“不成”,浅尝辄止,因为他觉得“书足以记名姓而已,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”,这话自古以来很有名,乍一看,充满了英雄气概,加上项羽足够努力而且天赋很好,所以成就了一时的“西楚霸王”的伟业。但治国可远不同于平天下,在当时群雄并起的时代,收拾天下的正需要的是项羽这样的“霸王”,然而,当天下已经被“收拾”得差不多,该找个人治国治天下的时候,历史并不会选择项羽这类人。

  翻看历史,就会知道,开国之君即便很能打,把天下都打下来了,如果他不适合治国,那么就算他当上了皇帝,天下也将不稳。而项羽当时面临的局面是,大家共同的敌人——秦国,虽然被灭,但诸侯大家都想分一杯羹,需要注意的是,我们往往被英雄史观蒙蔽,认为灭秦国仅仅是项羽一人之力,实际上,这是集众诸侯之力,只不过,项羽打的最精彩,可以说做的贡献也最重要。因为他的性格和他的能力,匹配了他去成为这样一个突出的人,实际上,秦国被灭是大势所趋,即便不是这个项羽,也会有另一个军事非常强势的人成为另一个霸王带头灭掉秦国。

  所以说,项羽确实很强,按我们世俗的英雄评判标准,他确实是个很厉害的英雄,然而历史从不缺这类人,时势造英雄,项羽这类人就是在时势的辅助下脱颖而出,然而,他的缺点太过于明显,以至于他不能胜任平天下之后的治国重任,实际上,要治好国家并不比平天下容易,他更考验一个人的综合素质,而且更多的,他更讲究君主对于的处理好坏,也就是咱们现在经常说的情商

  项羽打仗实力很强,手腕强硬,办事决断,或者说他办事情从不管那么多三七二十一,他认为该那样干就直接闷头去干了。并且这也确实给她带来了好几个巨大的胜利,包括杀宋义夺兵权,才有了后面的历史上鼎鼎有名的“钜鹿之战”,破釜沉舟直接让灭秦的过程迎来胜利的转折点;然后还有后面的流放“义帝”,自立为西楚霸王,也进一步奠定了他的威望,然而,正如做到这些事情,因为项羽本人拥有了很多特质,他最终的失败,也是缘由于他这些特质给他积下的烂账,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”。说到”义帝“这词,我读的是韩兆琦老师批注版本的《史记》,对于“义帝”这词的解释我觉得很有趣,例如咱们经常听到的“义父”,其实就是“假父”,“义子”也是“假子”,所以项羽把楚怀王重新命名为“义帝”,可见其“司马昭之心”。

  回头来看项羽的性格,要铸就项羽他这么牛逼的决断力以及勇武,其实恰恰就给他带来了其他方面的致命短板,毕竟人不可能是完美的,你某方面超强,也就代表你有其他方面的短板,而他缺的,我打个比方,恰恰就是他所不重视的“读书”、“练剑”。在举力灭秦的过程中,项羽的这个优点被无限放大,但到了后面的楚汉相争,时势需要挑选一个能“治国”的人的时候,他的缺点也就被放大并成为致命的因素。

  固然项羽有很强的人格魅力,而且他的某方面例如带兵作战能力超强,在灭秦阶段给他招来了不少能人志士,但项羽刚愎自用,关键时刻缺乏大志和远见的缺点,则使得他在楚汉相争后期众叛亲离,例如经常能给他提出很有远见的建议的范增。毕竟这是真实的战争,比当代生意残酷多了,大家都会掂量自己的前途,不可能所有人跟着你一块走向灭亡。而那些忠心耿耿又很能干的人要么死的死,走的走,例如看过《秦时明月》都知道,里面有一个龙且,颇为善战,然而历史上,他在项羽被围垓下之前已经在和韩信的战斗中被杀,毕竟,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,围歼项羽不容易,但围歼一个龙且,韩信毕竟是“将兵多多益善”的强人。当项羽这只“老虎”失去了他依仗的“森林”时,他也就穷途末路了。

  当然项羽其实有多次能够一举歼灭刘邦(跟项羽争天下的最具潜力的一方势力)的机会,例如典故“鸿门宴”,再如后面项羽多次把刘邦打的屁滚尿流,连父亲和老婆都顾不着,但项羽始终没能听取身边人的意见,没能追穷寇彻底消灭刘邦,这也正如他当年火烧咸阳回江东分天下那样。这里,《史记》又记载了很有趣的一段话:项羽拿刘邦父亲当人质,威胁刘邦说要烹了他,刘邦说了一番很值得玩味的话:“吾与项羽俱北面受命怀王,曰‘约为兄弟’。吾翁即若翁,必欲烹而翁,则幸分我一杯羹”。这话乍一看会觉得刘邦太无情(后人对刘邦的唾弃这是重要原因),但刘邦的高情商恰恰体现在此,恰恰是这话挽救了他的父亲,最后项羽听从了项伯的建议:“天下事未可知,且为天下者不顾家,虽杀之无益,只益祸耳”,留了刘邦父亲一命。跟敌方说“你要杀便杀,反正你杀了也没用”这类低端技巧的话谁都会,但像刘邦这样先把项羽置于道德高地下不了台,利用了项羽爱面子爱虚名的弱点,这样高情商的表现,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,这也可见刘邦对于项羽的知根知底,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。并且,刘邦是经历了多么痛苦的内心挣扎,才有勇气把这话说出来,并且他是顶着可能会招来千古骂名的危险,可见其内心的强大和比项羽深多了的“城府”。

  以古为镜,现代信息行业,特别是市场化体制下,一个企业一旦创业成功了,如果它像项羽那样满足于70%的成功,布下祸根,就容易造成它最终的垮台,所以市场化体制下容易导致企业在该行业的垄断性。当然,像人们常说的 Intel 故意留着 AMD 不逼死它,其实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生存下去,也是个美谈。另外,我们需要知道,能创业成功的人,当然有项羽这样闷头就是干的人,也别忘了,还有像刘邦这样隐忍但一步一个脚印的人。相比前者,后者的家业似乎在将来更能得到繁荣昌盛。

  我认为,即便项羽选择了听从驾船老翁的意见回到江东东山再起,那也只是多给他苟延残喘的一段时间而已,反倒我认为项羽选择乌江自刎,恰恰给他带来了后世“诗词”以及“评价”上的大赞英雄,也就是说,项羽的失败是注定的,他的下场也确实很惨,被五个人抢功劳分尸成五块,但是临死之际,他做出的一系列举动,却让他在史书上镌刻下了深深的一笔,最朗朗上口的当数李清照的“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。但是,我们须知道,我们骂城市的套路深,向往纯情,城市的“套路”也不会因此而被消灭,因为“套路”是“人”组成群体之后衍生出来的特性,个体在群体面前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
  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因为历史事件背后反映的一些东西,是在任何时代,无论是刀耕火种的时代,冷兵器的时代,抑或是现代信息社会,都是放之皆准的。我认为,当代社会,创业正如秦末的诸侯打天下,时势选择最具拼劲的那个人让他创业成功,但守好家业,却往往不会是创业者能做好的。而笑到最后的人,是刘邦这类被人认为是“墙头草”、“万金油”的人,而不是项羽这类只会平天下不会治国的人。这点,我举一个例子,项羽在攻陷咸阳之后,没有听从他人意见留在关中称王称帝,而是说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绣夜行,谁知之者”,这在现在看来,当然无可厚非,我赌博赢了一百万,见好就收拿钱回家,这样不行么。但在当时,他的这个选择却让他再也没有机会成为汉高祖这样的开国皇帝。

  项羽回到关东之后,分封各位有功之士为各地之王,自立为西楚霸王,而且他出于私心,对于很多看不惯的人,并没有给予很好的分封,这其实也是祸乱造反之由。我认为其实他还是活在战国那一套,当然他从小的斗志就是恢复楚国恢复战国时代,但时代已经不同了,他类似分封诸侯的方法恰恰犯下了致命的错误,因为经历了春秋战国这么几百年的折腾,历史的选择是国家必须大一统了,而秦国才统一这么十几年,历史趋势是换个君主换个朝代继续大一统,而不是重回战国年代,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的两汉大一统了好几百年的原因之一。而项羽并没有看到这一点,他自立“西楚霸王”成就了自己的霸业和威名,然而他却没有像秦始皇那样为国家大一统做点什么,甚至他已经背离了自己的初心:兴复楚国,他废了楚怀王成就的是自己项氏江山。

  我想,当时的广大民众,痛恨的只是秦朝的暴政,而不是他灭了自己的祖国。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,要的是和平幸福的生活,谁来做君主,自己归属哪个国家,其实没那么重要。相比项羽,刘邦呢,他做的和项羽相反,正是建立起一个大一统的国家,大家都知道他杀韩信的典故,也就是把功高盖主的人最后都夺了权,这其实是有助于他最终建立起一个稳定的汉朝的。包括他的后代,汉武帝刘彻,来了一招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这一招我觉得是非常狠的,比秦始皇时代的“焚书坑儒”可要厉害多了,他直接给中国往后上千年的历史造成了深远的影响。

  当然,我并不是说项羽其实就是强化版的吕布,事实上,论单兵武力,吕布或许跟项羽有的一拼,但项羽综合素质比吕布强多了,单说一点,项羽自己知道去杀宋义发起“钜鹿之战”破秦救赵,知道去一鼓作气拿下关中,知道去废了楚怀王自立为西楚霸王,而吕布仅就杀董卓一项,也是在别人教唆并且犹疑许久才做出的决断。吕布或许只适合在统帅手下当一员猛将,而项羽,是可以成为“王”的。

  最后,结论是,项羽,成也性格败也性格。

  那么问题来了,你是想当项羽呢,还是想当刘邦呢?这就是史学界对两者的评价的分水岭了。我想,即便是同一个人,也可能会在不同的年纪里,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,也许,年少气盛时,他会梦想成为项羽这样的大英雄,然后当他人到中年或者老去之时,他或许会感慨,其实刘邦这样的人,才是更值得效仿的~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2017年9月2日 写于上海浦东

标签: 读书

添加新评论